从“汉字树”到“文化林”
作者:[db:作者] 日期:2015-06-23 00:00:00  发布人:admin  浏览量:155 打印本文
 

各位领导老师,下午好,我今天要和大家一起分享阅读体会的这本书名字叫做《汉字树》,它的作者廖文豪是个地地道道的理工男,毕业于台大电机系的他不仅擅长C语言,还写出了这本关于“文字学”的畅销书。这让我再一次感触到台湾民众对于传统文化的重视与执着,我们已经弃如敝屣般丢掉的,他们正在奉若珍宝的保留着。所以国家决定在高考试题中加大对传统文化知识的考察,我认为真的即是大势所趋也是势在必行。<?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因为对于我们现在的学生来说,记忆文言古汉语的字义比背英语单词还难,可是这些老祖宗传下来“汉字”本应是我们不用背就知道的。举个例子,有个成语叫待字闺中,这个成语什么意思呢,意思是成年女子留在闺房之中,等待出嫁。那相对应的这个“字”的意思就是女子出嫁。跟今天我们讲的“文字、写字”的意思差很多,那学生是不是要死记硬背呢。其实有学者认为中国汉字百分之八十是会意字,也就是说它们的意思就刻在它们自己的脸上。所以我们再来看“字”这个字,宝字盖下一个子,即房子里有一个孩子,说文解字说“字”生育也。想要生孩子当然就要嫁人,所以“字”有出嫁的意思就不难理解了。所以其实古汉语没那么难懂也没那么神秘,只要我们以一个合理的方式去认识它。

而《汉字树》这本书恰恰帮我们构建了这样的一个“合理的方式”,会让平时觉得古汉语文字难到不可思议的人眼前一亮,豁然开朗。下面的时间里我就谈一谈我个人觉得这本书的三个亮点。

第一个亮点,即体现在这本书名字里的“树”字上,一棵树由主干-枝干-枝叶相连组成,而作者认为字与字的关联和演变过程也就像一棵大树上的主干-枝干-枝叶一样存在着内在的逻辑关系。这正是一个理工男带着他特有的理科思维闯荡文科国度的经典呈现,它打破了很多“文字学”书籍继承于《说文解字》的按部首笔画解字的圈囿,呈现了一种新的解说框架,具体是怎样的我们后面会说,总之它重新勾勒了汉字演变的路径,把原本是象形文字的汉字放回到图像的脉络里去理解。所以更为图像化更具逻辑性是这本书的第一个亮点。可是它的这种做法也带来了它不可回避的一个局限,就是它无法覆盖尽可能多的字。之前我们提到的《说文解字》是东汉的许慎编写的我国第一部按部首编排的字典,它囊括的汉字达10516个,而廖文豪的这本《汉字树》只解说了222个字,换句话说,他构建的这个理论可能不适用于所有汉字。但是这仍不能掩盖它在文字解释学上的超越。

这就是我要说的这本书的第二个亮点:它对文字学中的传统解释进行了合理的补充和改进。这种补充改进又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对于“说文”中交代不详的字进行了合理的探究。举例:“孟,长也”(说文);“孟,盆子里洗澡的孩子”(汉字树),嫡长子制度,先民地区缺水,长子待遇。

第二、对于“说文”中某些已有的解说进行了再向前一步的延伸和追溯。举例:卩(耳道旁)“说文”解释是玉做的信符,所以以它为部首的字多与信物有关:如“印”——执政者的信物公章。但“汉字树”则将卩还原为“人跪坐的姿势”,“印”——一只手按在跪坐的奴隶身上,奴隶制下奴隶主防止奴隶逃跑烙上印记,直到战国奴隶制瓦解,才这个意向脱钩发展为“说文”的“信物公章”。

第三、(也是比较大胆的一点)对于个别字的本义它给予了与传统“说文”解说不同的答案。举例:“巳”(说文)一只有头没有四肢的生物,答案是蛇,地支生肖——辰龙巳蛇,还说所有与巳相关的字都会用它作形旁,即表意。可我们并没有发现带巳为偏旁的字都与蛇有关。“汉字树”认为巳,襁褓中的胎儿,所以只有头而四肢被包裹。这样才能解释“说文”说“包”——妇女怀孕;妃——生育婴孩的女子。

它的这个解释不仅显示了挑战权威的勇气更彰显了我个人认为这本书的最大亮点:以“人与字”的关联为脉络去研究解释文字。文字是人类创造纪录其活动的符号,自然应该和“人”密切相关。所以这本书就像之前提到的没有采用按部首或笔画或六义造字的方法去编排而是自成体系,全书共分为四个章节(将字与人的关系充分体现):一,人的生命周期(胎儿【巳】、孩童【孟】、长成、衰老),二三四章分别是人的三类衍生字即:人的姿态变化【卩、印】、大字、女字。不仅形式上“以人为纲”内容上更是充满人文情怀。举例:继续刚刚的例子“卩”,是人跪坐的姿势,“卯”(说文,冒也,开门的形状,万物的萌芽)“汉字树”认为是即将分离或刚会面的两个人,(今天两个人对上了叫卯上了)也照应了地支“卯”时,早上5-7点,即是日月相会交替的时刻;官员们上朝会面的时刻,来单位露面“点一卯”。另外“卿”就变成两个人共享美食,所以君王招待臣子,并称爱卿,夫妻间的昵称也可用“不负如来不负卿”“卿卿我我”。

这些都是《说文解字》中不曾涉及的东西,而由廖文豪的“汉字树”娓娓道来,让考据文字多了一层浓浓的人情味,让我们觉得祖先在造字时是如此有爱。所以这本书的编者在推荐序里写到这本书适合小学高年级以上的人来阅读,相信多读这样的书,孩子们自然会爱上古汉语,爱上语文,从而热爱生活。

核发:admin 点击数:155 收藏本页